更多...
 
澳门ACCA替考
2016-07-01 06:56:38

  澳门ACCA替考找在线客服【σσ:910508100】权威平台,丰富的经验,专业服务,规避风险,真诚的服务态度,针对性的提供方案,为您量身订做方案勿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

东莞注册会计师替考





央视曝光:药品“鬼市”巨大黑幕!盐水冒充胰岛素、淀粉用来治血栓。。。
李先生用在手机上安装专门用于识别药品真假的软件对从药房买来的波立维进行了扫码检验。
  在所有的造假当中,假药,无疑是既危险又害人的一种。它要么因为无效而贻误治疗时机,要么因为有毒而加重病情危及生命。因此,国家一直把打击假药当作一项突出的重要工作,始终保持高压打击。但是,有些犯罪分子,仍然为了牟利而造假。前不久,湖北的一位患者,在心脏手术后使用防血栓的药物时,就不幸遭遇了假药。警方接到报案后,追踪蛛丝马迹,从而揭开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巨大黑幕。
  药品“鬼市”大揭秘:真药、假药、过期药,互相交换。
  李先生家住在湖北省十堰市,他的父亲因为做了心脏手术,必须每天服用一种叫做波立维的药。这种药主要是用于支架手术前准备和手术后,防止支架血栓的出现,是一种血小板聚集抑制剂。2015年初的一天,李先生偶然路过一家药房,看到里面刚好卖这种药,而且价格比医院的140元一盒便宜了20元左右。
  李先生当即就买了几盒波立维。拿回家后,父亲也按时服用了这个药,但是李先生觉得这个药似乎有些不对劲。
  受害人李先生:第二天发现那个药就已经吸潮了,就软了。
  李先生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通过扫药检码,可以看到药品的批次、日期及流通环节,而这药的流通环节不正常。
  李先生怀疑从药房买来的波立维有问题,于是把剩下的药送到了十堰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测。
  湖北省十堰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支队工作人员雷永军:该药不含有药物成分,依据药品管理法第48条规定,认定为假药。
  李先生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长期吃这个药没起到正常预防作用的话,会引起心肌梗塞、梗阻,十分危险。制造并销售假药涉嫌刑事犯罪,按照程序,十堰市药监局立即将此案移送给十堰市公安局。这些假药来自哪里?十堰市到底还有多少假的波立维在销售?警方迅速联合药监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对假波立维药进行清查。
  那么这些假波立维到底是谁生产的?又是谁把假药销售到了正规的药房,最终卖到了病人手里的?警方在对这几家药房进行清查的时候,仔细察看了进货清单,一个多次出现的名字,冯某,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药房负责人表示,冯某把该提供的药品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等“三证一照”和法人委托书都提供了,资质齐全。但是,药房并没有对卖药的冯某提供的资质进行核实,他们更在意的是这批药品的价格。在其它地方进价一盒110元左右的药品从冯某处只需90元。
  警方调查显示,冯某,男,30岁,贵州籍人。警方初步认定,冯某很可能就是这批假药的源头。在几次蹲守后,警方终于找到冯某,可是,冯某虽然承认自己没有卖药的资质,这几年也一直从事药品经销,但是并不知道那些波立维是假药。
  犯罪嫌疑人冯某: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死的心的都有,这个确实是害人害命的事。
  冯某交代,自己在医药聊天群里认识了邢经理和杨经理,之后有过电话联系,但从没见过面。他们说手里有波立维,而且价格便宜,于是冯某就从他们那里进了货,又卖给了十堰的几家药房。警方试图拨打冯某提供的这两个人的电话号码,却发现对方的电话已经停机。
  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药环大队副大队长项智:不管是QQ还是微信,他们都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电话所有登记的机主也都不是他们真实身份。
  由于无法查找到冯某的上线,整个案情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那么案件究竟要从哪里继续突破呢?
  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药环大队大队长廖振江:紧盯三个流,资金流、物流、信息流。
  杨经理和邢经理都通过网络和电话与冯某联系,之后通过物流公司发货到十堰,由物流公司代收货款。警方首先赶到物流公司,调取冯某的货单查询线索。物流显示货物来源在北京和天津,但都未显示他们发货的具体地址。
  线索在物流公司再次中断。警方决定一方面兵分两路,赶往北京和天津,进一步追查嫌疑人的踪迹。另一方面,利用冯某的QQ号继续联系邢经理。在经过多次联系后,邢经理终于回了消息,警方立即锁定了他的位置,并实施了抓捕。
  经调查,邢超的真实姓名叫韩立波,哈尔滨人。几个月前来到北京,开始收购倒卖药品。药品一部分来自回收的医保药,另一部分从网上的医药群里倒卖。
  韩立波供认,自己的药品都来自天津,并交代了上家的QQ号,但警方经查证,该QQ号不再使用,而手机号也不是实名登记的,短时间内看来很难追踪到有价值的线索,但可以肯定的是,既然他的假药也来自天津,那么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就在天津那个杨经理身上了。警方分析后决定,将资金流作为案件的下一个突破口。警方从大量的代收货款的资金里,查到了一张樊姓女子的银行卡,而樊某是贵州籍的一个打工女子。我们认为是冯某的上线冒用他人身份开的银行卡。
  警方通过追踪这张银行卡的交易记录发现,它曾在哈尔滨被人使用过,而此前冯某曾说过,杨经理的口音像是东北的,那么他是否就在哈尔滨呢?警方加紧对这张卡的追查,终于发现在2015年4月17号,该卡在黑龙江呼兰县一家银行发生过交易。
  从这段监控录像中警方发现,这个男子在取钱时,递给工作人员一张身份证。警方随即调取了身份证的信息,发现与他本人身份证为同一人,于是初步确定这名男子正是本案一名重要嫌疑人。
  身份信息显示这个男子叫刘成龙,33岁,黑龙江哈尔滨人。就在此时,远在湖北十堰的冯某向警方提供了一段自己和杨经理以前的通话录音,警方把监控中刘成龙的声音与录音里杨经理的声音进行了比对,发现他就是警方一直在找的杨经理
  至此杨经理的身份终于被揭开,不过警方没有急于抓捕刘成龙,因为此前的物流信息显示,刘成龙的货是从天津发往十堰的,可是通过对他的侦查显示,此人一直在哈尔滨活动。警方随即对刘成龙的社会关系,尤其是与他有资金往来的人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警方调查显示,蒋涛是刘成龙的同乡,没有固定工作,长期在天津活动,而波立维正是从天津寄出的。
  廖振江:刘成龙在哈尔滨应该是不具有生产假药的可能性,生产窝点我们判断应该是天津。
  专案组随即在天津对蒋涛展开了进一步调查,发现他从事的正是倒卖药品的勾当,而且每天的活动十分有规律。
  廖振江:早上去大医院门口站排高价收药,中午到一个叫鬼市的地方去进行非法药品的“串货”。
  这个鬼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收到药后还要串货呢?警方跟踪蒋涛进入了鬼市。里面的场景,着实让人大吃一惊。原来这里是一个药品销售和购买的集散地。
  项智:什么药都有,真药、假药、过期的药,很多收货人都是在互相交换,市场非常繁忙。
  而且警方发现,蒋涛并不是一个人在天津活动,全家人都在一起从事假药生意。他们分散居住在三个小区里,经常往房间里搬运一些药品的包装盒、锡纸等材料。
  这些人经过一个多月的秘密侦查,警方初步掌握了这个团伙的作案方式。先在网上找到买主,然后在鬼市购买,实现定单式的生产。
  至此,这个以刘成龙、蒋涛为核心的团伙,完全暴露。2015年6月6日,在蒋涛的生日宴会上,警方将这个团伙一网打尽。
  经过审讯,蒋涛等人交代,他们长期盘踞在天津,倒卖医保回收药,另外也会自己加工生产一些紧俏的药品。波立维使用淀粉和花生,而胰岛素则用生理盐水罐装。
  这些回收和非法加工生产的药品主要都是通过网络聊天群寻找买家,并在没有任何销售许可的情况下,用物流发往全国各地,最后卖到了消费者的手里。
  警方:那你们这个药是假药,给人吃了不起作用,对病人危害有多大啊?
  刘成龙:这个不太清楚。
  警方:比如胰岛素要是自己家里有人需要,你会让他们用你这种胰岛素吗?
  犯罪嫌疑人蒋志国:那肯定不会。
  最终,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涉案的20多个地区同时展开集群战役,共抓获嫌疑人201名,查获各类非法销售的药品价值一亿多元,盘踞天津的假药鬼市也被查处清理。
  在假药的黑市里,令人震惊的远不止这些。有的假药因为使用的特殊性,甚至能害人一生。在微整形行业里,使用一些美容针剂的情况非常普遍。然而,当美容遇到假药,后果就会变得格外沉重。
  美容针剂变成毁容杀手,无资质假药销往全国各地。
  小叶原本就是个很漂亮的姑娘,但是见了闺蜜打了一针玻尿酸有效果,小叶也经受不住诱惑,要去打一针。
  小叶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当时给她打针的是她闺蜜的朋友,玻尿酸针剂也是从她那里买的,花了1800元,打针则是在她的那位朋友的家里。
  受害人小叶:坐在沙发上,简单用碘酒消毒,然后就开始打了。在美容医院去打的话,好像要五六千块钱,然后想着在她这里1800,她之前也打过,我就比较相信。
  △满心期待注射了玻尿酸之后可以变得更年轻美貌,但是结果却让小叶追悔莫及。
  小叶:一开始是右眼已经肿得眯成一条缝了,一天比一天严重,都担心以后会看不到路,生活都不能自理,就比较着急。
  眼睛忽然肿了起来,这让小叶十分紧张,她赶紧问那个给她打针的朋友,得到的答复是,不用紧张,这是过敏反应,吃点消炎药就好了。
  可是吃了两天还是肿,而且越来越严重,再加上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微整形失败的案例,小叶更加担心,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焦虑的小叶赶紧去了医院,希望消肿,可没想到,医生初步观察认为她打得玻尿酸是假的。
  气愤的小叶找到了为她注射的朋友,想要一支用在她脸上的药物,但并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一不留神使用了假的美容针剂,那么随之而来的,将是沉重的打击和意外的灾难。那么这些假的美容针剂究竟来自哪里?前不久,江苏省太仓市警方就查处了一起有关假美容针剂的案件。2015年9月底,江苏省太仓市公安局接到了浙江警方发来的一条协查线索,说是在太仓市上海东路一号,上海广场附近,有人通过快递物流涉嫌销售美容类假药。线索只有名字和手机号码,收获地址不详。
  太仓市上海东路一号是一座大楼,1到9楼是快捷酒店,9楼以上是酒店式公寓。
  警察在对这些住户做进一步的筛查时,发现住在1206室的葛某有重大嫌疑。
  江苏省太仓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蒋旻啸:他使用的手机号码中间6位是6262,与线索提供的号码是仅相差一位。
  江苏省太仓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张晓峰:通过对他家庭成员的调查之后,他的母亲恰好叫梅某。
  手机号码只相差一位数,而葛某母亲与收货人的名字也一致,是巧合可能性并不大。为了进一步证实,警方找到了快递公司,经快递员确认,葛某就是经常邮寄快递的人。而且是以母亲梅某的名义,邮寄的东西也均为美容产品。
  既然葛某是以母亲梅某的名义寄件,警方据此赶到了葛某的老家,安徽池州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快递员每天定时去梅某的家里收快递,而且快递量非常大。
  为了鉴定葛某母亲所寄药品的真假,警方把药品拿到了苏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江苏省太仓市公安局治安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陈懿:鉴定结论是美容类的药品,并且是假药。
  2015年10月29日,太仓警方同时对太仓葛某的住处以及安徽池州老家进行搜查,和他的住处一样,到处堆放着化妆品和药品。
  犯罪嫌疑人葛某:我本身也是很爱美的,那都是我的化妆品。
  尽管葛某声称自己销售的美容产品都是自己用过的,但经药监部门检测,被收缴的美容药品中有40多种被鉴定为假药。
  在葛某的手机里有上百个微信群,加在一起有几千人,都是美容行业里的人。葛某说,自己就是通过微信的朋友圈,来销售自己的美容药品。
  而他们之间的交易,都是通过微信支付,快递邮寄的方式。
  葛某:大家都是在一个朋友圈里面,没有固定的上家和下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进货渠道,也有自己的销货渠道。
  这些通过朋友圈销售的进口药品很多都没有相关资质和资料,按国家规定均为假药。
  据了解,葛某每个月的快递费就达一万多元钱,经他手卖出的这些美容药品已经销往全国各地,至于究竟卖出了多少药品,葛某说他自己都记不清,而他卖出的药,有没有给买家造成伤害,正在调查之中。
  葛某:现在进来了,盈利还有什么意义,人的一辈子都毁了。
  目前,葛某以涉嫌销售假药罪被江苏太仓公安局刑事拘留,而他的母亲作为同伙,因癌症被取保候审。
  葛某: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什么原因可讲,结果是最重要的。
  [半小时观察]严厉打击制售药品
  药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它直接关系到人的生命健康权,因此,经营必须要有专门的资质。不过,假药的销售,已经与这样的资质要求完全背离。沉重的事实,再次警示我们,要提高对制售假药的警惕,更要及时发现和举报身边的假药。
  事实上,为了更好地维护药品市场秩序,确保用药安全,2014年国务院专门调整了打击生产销售假药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从国家层面完善了打击制售假药的机制保障。其成员单位包括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以及公安、卫生、工商、海关等12个部门,对制售假药行为一直是不遗余力地严厉打击。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假药的销售往往转向隐蔽,渠道也高度保密,这些都在无形中增加了打击的难度。但是,我们相信,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面对假药,我们的管理部门必须进一步加强监管,同时根据犯罪手法的变化,和涉案人员的构成,进行预防排查,让昧着良心给假药提供隐蔽帮助的人,付出高昂的代价。让假药,无处藏身。








责任编辑:乔雷华 SN098










相关新闻

  • 武汉中级会计师替考
  • 中级商务英语替考
  • 海口托业代考
  • 海口执业药师代考
  • 沈阳代考
  • 稿源: 百度新闻源  2016-07-01 06:50:38     编辑: 赵经理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广播电视台]
    [天津电视台] [天津日报] [今晚报] [北方网][天津搜房网] [天津阳光义工网站]

    网站:(022)23601782 转 9008  电台办公室:23341455  电台总编室:23359131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